来自 财经 2019-08-13 17:12 的文章

化“零”为“整”构建财政支农新格局

原标题:化“零”为“整”构建财政支农新格局

2015年国务院《推进财政资金统筹使用方案》要求,进一步深入推进各个层面的涉农资金整合统筹,避免资金使用“碎片化”,把“零钱”化为“整钱”,统筹用于发展急需的重点领域和优先保障民生支出。2017年中央1号文件明确部署,“推进专项转移支付预算编制环节源头整合改革,探索实行‘大专项+任务清单’管理方式”。

为了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的部署要求,自2017年起,农业农村部与财政部共同管理的农业专项转移支付项目全面实行“大专项+任务清单”管理方式。

改革后,农业农村部和财政部根据“大专项”的支持方向,结合各省实际,分省编制下达需要完成的“任务清单”以及相应的绩效目标;同时,中央财政采取因素法将各个大专项资金分别测算并切块下达到省级财政,各省结合任务清单统筹安排资金、编制实施方案。

两年过去了,“大专项+任务清单”管理模式的实施情况如何,取得了哪些积极的成效,下一步如何推进?记者日前就此调研了解了江苏、浙江、河南、广东、贵州等省份的改革效果。

源头统筹——集中财力支持重点领域发展

“大专项”是在中央层面将性质相同、内容相近的若干个财政支农专项转移支付项目,整合成为农业生产发展资金、农业资源及生态保护补助、动物防疫补助等“大专项”,充分体现政策融合的特点,从源头推进资金整合统筹。

“任务清单”是根据党中央、国务院确定的年度农业农村重点工作,结合实际分省细化的任务指标,任务清单分为约束性任务和指导性任务。

“新的管理方式可以集中财力办大事,我们梳理整合了现有支农政策和资金项目,设立现代农业发展专项资金集中财力支持重大工程项目和薄弱关键环节。”江苏省农业农村厅计划财务处施瑾告诉记者。

“不仅解决了以往中央财政支农资金‘不能统’的问题,也消除了我们‘不敢统’的思想顾虑。我们大胆把中央财政支农资金与本地农业重点工作结合起来,与省财政安排的支农资金统筹使用,用于农业农村发展中最迫切、最急需的重点领域。”河南省农业农村厅计划财务处的王志勇介绍说。

2018年,河南省充分利用政策红利,统筹中央财政资金4.93亿元,省级财政资金2.07亿元,合计共7亿元,集中支持“十大基地”建设,其中安排资金1.6亿元支持40个优质专用小麦生产基地县建设,重点发展优质专用小麦生产。2018年,河南省共建设优质专用小麦示范基地400万亩,带动全省发展优质专用小麦1000多万亩。优质专用小麦的收购价格每斤较中筋小麦高0.1元左右,亩均增收100元以上,带动农民增收8亿多元。

对农财两部共同管理的转移支付资金,农业农村部要求各省在实施要求、资金安排、项目数量等方面进一步向贫困地区特别是“三区三州”深度贫困地区倾斜,切实加大脱贫攻坚力度。

按此要求,贵州省创新推进“三个集中支持”。在支持区域上,集中支持贫困区域特别是深度贫困区域发展产业;在支持产业上,集中支持优势特色产业发展;在支持方式上,集中支持“龙头企业+合作社+农户”发展,积极推进“农银企”产业共同体创新试点,有效地促进了农业增收和农民致富。

目前,各省均对省本级涉农资金采取“大专项+任务清单”管理模式,优化了涉农资金配置,完善了管理体制机制,进一步扩大了改革成效。

基层自主——充分调动地方发展经济积极性

农业农村部、财政部联合印发的《关于做好2019年农业生产发展等项目实施工作的通知》中,明确要求“按照‘放管结合、效益优先’的原则,强化地方人民政府特别是县级人民政府统筹使用涉农资金的责任,确保中央宏观调控与地方自主统筹平衡兼顾”。

江苏省严格限制约束性任务规模,明确除发放农民直接补贴、省级竞争立项明确的工作任务以及与中央约束性任务类似的工作任务确定为省级约束性任务外,其余均为指导性任务,在确保绩效目标可实现的基础上,允许指导性任务在实施过程中统筹整合。2019年在江苏省统筹整合后的5个省级以上大专项中,约束性任务为12个,占比仅为20%。

同时,江苏省严控省以上竞争立项资金规模,坚持主体资金按因素法切块下达,充分赋予基层自主权和资金统筹空间。2019年切块资金占比达到93.4%,充分赋予了市、县根据当地实际自主安排使用资金的权力。

广东省通过“两个50%”双控要求,即由省级组织实施的项目资金原则上不得超过涉农资金总额的50%,由市县组织实施的每类约束性任务所需资金占比不得超过该类由市县统筹实施资金总量的50%,赋予市县更大的自主权。